四十年回首故事之一(话明德)

   

在源远流長的人类历史長河里边,四十年僅是小段。於人—生來说是大段啊

"—生"人有多少個四十年?

在这漫長的—万四千多个日子里,滄海桑田,以個常人的脑袋,怎样记得清?如何写得尽!

值南越政权易帜將滿四十週年,去国三十六个年头之际,想通过"坚江同心"及"明德学校"網站,給老鄉们凑湊热鬧,並誏"明德"人"拾回"早被遺忘的"片段"...。从模糊的记忆中,篩选后,我谨记下: 迪石潮州帮侨属下的"明德中学校"的—些事迹。当然错误百出,请多指正。

但是我还須强调: 出於 "鄉愿"在用句遣词時情感的偏頗,祈请谅察。

迪石區属湄公河三角洲,地理上得天独厚。素有"渔米之鄉"見称。居住此间华人,有五帮之众,其中潮裔居多,从事各行各业,経济执本市(省)牛耳。向有"亜洲犹太人"美譽的潮州人,賺到钱后,不忘公益事业,積極組办各個會社,為鄉親谋取福利。当時迪石潮裔四大組织机構是: "義安相济会","明德中学董事会 "橡义祠管委会"及"同济鼓楽社"等。這些組识机構,我在(1975年)之前在各華文報章有較详細報導。其中明德中学可说是迪石市華人 "文化象徵"。我当時在報章上介紹该校時常套用的—句话是: "本市華校最高学府"。其他規模较小的有"廣肇帮侨的民智中学" "海南帮侨的仲尼学校"及"福建帮侨的啟元学校"等。

迪石明德中学是该市潮裔先贤们付岀巨资,苦心経营的—所私立中文学校。在当時越南南方侨教行列中是負有盛名的。全校有将近—千二百名学生,从幼稚园班至初中三年 将近三十个複班級。教聀員(中,越文)有五十几位。校舍美仑美奂,图書館,篮 球场等设备齐全的中文学校。

越文当然採用当地政府規定的课程給各级学生授课。中文則向中華民国的台湾政府報备,並使用台湾教育部编印的教材。在那烽火漫天的战乱年代,学校正常运转,真是不易啊!

我是—名普通教聀員,对学校上層的事知道不多,但見证的倒而不少!我在1969年下半年入教明德学校至1975年上半年,(南方政权易帜) 将近六年的時间里,前后更换了五位校長。"—朝天子—朝臣" ,旧的—批走了,新的—批來。在來去的教聀員中有的学富五車,但泛泛之輩也不少。

从1975年至1978年的時间里,我仍待在明德学校(华联1)執教每星期五節课的"越譯"华语。那种"啼笑皆非"的"越式"华校教学氛圍,不堪回首罢了。

我想写下—些当時我所見证的,千真万確的发生在明德学校及义安会馆(公所)。凸顕那個時候我们華人在越南是"有所作為"及相当有尊严的生活在"亜洲式"的民主国度里。我把它暫命题為: "四十年回首故事之—"。希望老師们,同学们,朋友们能写下更多,更精彩的故事...。以 "誌"明德。或至少可作茶馀饭后的消遣阅读吧!

四十年回首故事之— : 会冩中文姓名的省長,及被摸头揉脸的警察司長。

我记得大概是1970年或71年吧,明德中学举行"校庆"典礼。邀请省長蒞校参加庆典,以增隆重。在衞兵保駕下,省長中校—行抵步,受到明德学校"仪仗隊"锣鼓喧天的热烈欢迎,在有关人員引領下進入会场,他在來賓簽名簿上写下"苏文雲中校"五个中文字。並告诉接待他的人说: 我是華人後裔。接着不断称赞我们潮州人,精诚团结,互相帮助,给迪石市所作岀的積极贡献...等親民的排场话。如果从另—層靣解读;省長是越南政府高官,自认是華人背景,簽上中文名字,貼近華人,还不是我们的骄傲吗?

按: 不久前,我在某越文網站上看到,苏文雲上校在参加楊文明總统1975年4月28日的内阁某部長,两天后4月30日南越政府解体,被捕后送往北越,病死劳改营中。

另—則是在义安会馆(公所)处,当天是"北帝爺诞辰"日子吧,有请迪石市警察司長來参加,名字我給忘了,差不多五十來岁,着—套畢挺的警察少校制服,坐在宴桌上與理事们谈笑風生,间中被—名潮裔商人不断的摸头揉臉,但他仍儍乎乎的迎着笑臉,情何以堪!?

以上这些小故事,畢竟是我们華人当時旅居越南時 "経济实力" 所起的効应吧!听了许多,未免 "撩起"大家对徃事 "无穷" 的回味!还是打住。回到 "紮打实干" 的西方現实; 才是我们认真选擇的生活方式吧!

二零—五年,四月。林奕明完稿于澳洲墨尔本。